海岩:请别叫我琼瑶大叔(图)

来源:网络整理  | 2018-02-11 09:45

首页>>文 化>>人物字号:  
海岩:请别叫我琼瑶大叔(图)  
 
中国网 china.com.cn  时间: 2007-08-06    

根据海岩小说《深牢大狱》改编的电视剧《阳光像花一样绽放》在北京播出,与此同时,海岩的小说《舞者》正式上市。有意思的是,前者被认为是海岩的第一次转型,书中,海岩放弃了漂亮脸蛋、唯美爱情,狠心地将主人公置于一个沉闷冰冷的监狱牢笼,后者则是海岩的再次回归,继《深牢大狱》、《河流如血》、《五星饭店》三部与爱无关的作品之后,海岩重回爱情主题。

从《便衣警察》到《永不瞑目》到《拿什么拯救你,我的爱人》、《玉观音》,海岩确立了岿然不动的品牌地位。但是,面对风起云涌的网络文化、80后写手、选秀、恶搞等娱乐风潮的强大冲击,海岩的地位正在动摇,甚至有人得出结论:海岩没落了,海岩时代终结了。对此,海岩平静作答:“第一,我不觉得自己老;第二,谁说我不行,请拿出证据来。”

我就是不喜欢恶搞

记者:您说《深牢大狱》是您真正的转型,这种改变是否意味着冒险?

海岩:媒体老说我这个转型那个转型,于是,我不得不为转型的问题不断想一些词来回答。从全世界范围看,监狱片都是类型片,这类片子凡是好看的一定是写黑幕或者逃脱的。而我的都是正面描写,没有大的悬念,没有女人,没有美丽的面孔。它的商业价值、关注度可能是有风险。这几年过度娱乐化了,这种相对正面的片子收视率不一定很高,因为现在整个受众群体的情绪不在这儿。你写一个悲壮的,他不在这个兴趣里,你写一个恶搞的,兴趣大着呢。生不逢时吧,所以,我也不强求什么收视率。而且我看好多巨高收视率的,比方说前年全国收视冠军《梅花档案》,它在圈里评价却一般,还有在广州破纪录的《外地媳妇本地郎》,恶搞的那种,我就是不喜欢,不喜欢怎么能写呢?我也不擅长写这些。

记者:这部戏里的演员您满意吗?主演周一围似乎很难拥有当年陆毅的风光。

海岩:和当时的想象肯定有距离。投资方要求要跟这些演员签约,所以我们当时找演员第一要没有约的。你想,现在学生也好,演员也好,长得合适、演技也合适的,基本都有经纪约了,你只能在没有经纪约的人中找。后来发现这些没经纪约的从来没拍过戏,形象上也不是让人一看马上要按下的那种。所以,这批脸还是比较生活化的,不是俊男美女到家了。拍《永不瞑目》时,陆毅从脸上看是比较完美的,周一围当时吸引我的是他的身材、皮肤特别好。后来导演说,身材、皮肤好没用,长什么烂皮肤一打粉就好了。所以,也是没辙。但是,周一围这演员还是比较有前途的,他完全没演过戏,能处理成这样,不错了。

我不觉得自己老

记者:这部戏讲的是成长命运,爱情少了,但人物心灵蜕变的过程仍然坎坷复杂,为什么您总喜欢把人物的命运写得如此残酷?是不是说只有残酷的人生才打动人?

海岩:不一定,什么都可以打动人,但每个作者都有他内心的情绪。比如你要问侯宝林怎么老说相声?能不能讲点苦难的事?可能他的性格不是这样,多苦难的事他都会用笑的方式传达给你。我是写多美丽的事,到最后总让你心里沉甸甸的。每个作家表达的方式都是按照更能打动自己的方式。我从没想让我的作品模拟再现生活,基本上还是一个理想化作品,文学有逼真描摩现实的,也有瞬间美化的,都有打动人的功效。

记者:以您的经历和年纪,为什么总写情爱之事,这好像和您的身份也不符?

海岩:所谓没有经历并不是指没有任何生活。比如莫言写了《红高粱家族》,评论界称这是迄今为止描写抗日战争最真实的小说,但是莫言显然没有经历过那样的生活。作家有两种,一种写自己特别熟悉的生活,甚至是亲身体验的生活,你行走过、考察过、体验过,才能写。还有一种是写自己有兴趣的生活,并不一定是他最熟悉的。比如我最熟悉的没兴趣写,而且我也不觉得自己老,我对年轻人的状态感兴趣,哪怕他混不讲理,哪怕他幼稚,也还是喜欢表达。

 
文章来源: 中国网   责任编辑: 婉清  

1   2   3   4   下一页  

 
[] [] []  
相关新闻    
-韩寒力挺海岩:好的作者都爱惜自己的文字(图)
-网文爆写作班子"内幕"海岩出示手稿辩清白(图)
-新作被疑非其本人写 海岩否认背后有枪手(图)
-海岩:从来不写北京年轻人
 
 
 
 
网友留言     进入论坛>>